首頁 > 印象金華 > 發現 > 正文

蘇孟老街的前世今生

提示: 沿著雙龍南街南行,經過東西走向的二環南路,進入金安大道,就是金華城南的蘇孟鄉。穿過城市繁華嘈雜的水泥樓房,走進蘇孟村的白墻老房中間,一條安靜整潔的老街呈現在眼前。

沿著雙龍南街南行,經過東西走向的二環南路,進入金安大道,就是金華城南的蘇孟鄉。穿過城市繁華嘈雜的水泥樓房,走進蘇孟村的白墻老房中間,一條安靜整潔的老街呈現在眼前。

這條看似寂靜普通、橫穿村民房間的小路,見證了蘇孟這片土地的幾百年興衰變遷。

蘇孟老街位于蘇孟自然村內,蘇孟鄉也因落址該村得名。記者跟隨88歲的老街住戶吳兆貴,穿行街巷樓尾,追溯蘇孟老街的前世今生。

三廟五祠堂 曾經多輝煌

蘇孟老街并不長,約400多米,幾分鐘就能走到頭。老街兩端連接金安公路和中干渠,緩緩道出了古今幾百年的故事。

“三廟五祠堂,兩條公路通延長”,這句順口溜在蘇孟鄉人人都會背。吳兆貴老人回憶道,聽先輩相傳,曾經的蘇孟村,有尹公殿、將軍廟、關王殿三座大廟,歷史悠長、香火不息。老街兩側分布著蘇孟村金氏、邱氏、蘇氏、孟氏四姓五座祠堂,村民們在這里供奉牌位祭奠先祖。

幾百年間,蘇孟村和老街成為了宗教、文化的聚集地。除了三座大廟之外,這里先后又興建起道觀、延長寺、永法寺等宗教建筑,后歷經戰爭,多數建筑已不留一磚一瓦,只有老人還隱約記得它們的坐落位置。

據《金華地名志》載:宋四川眉山文定公蘇轍之子蘇遲,知婺州,后寓金華。遲子簡,遂占籍金華,其后裔遷居縣南二十六都蘇孟,本縣之有蘇氏自以始。又考,孟姓自義烏遷此,村就以兩姓氏命名蘇孟。原來,蘇遲于南宋建炎初(約1127)到金華任知州,屆滿后,因四川戰亂無法回眉山,即定居金華。蘇遲的兒子蘇簡曾任嚴州知府、處州知府等職,時稱蘇學士,著有《山堂文集》20卷,后落籍金華,其子孫遷蘇宅(后改蘇孟)定居。

據說,蘇孟原有一座建筑宏偉的“三蘇祠”,前后共三進,建在同一中軸線上。當時香火很旺,后來漸漸衰落,最后成為一片廢墟。“三蘇祠”第二進的前檐柱上刻著對聯“子孫要得寶,桂花樹下找”。解放前,蘇氏后裔及其他村民紛紛踏入“三蘇祠”尋寶。一時間,翻墻、拆柱、挖洞,把“三蘇祠”搞得千瘡百孔,是否有寶藏被挖,不得而知,可“三蘇祠”終因年久失修而廢棄。

后來,幾座大祠堂也相繼被毀,僅留老街上一蘇氏香火廳,如今已成民房。老人提起寺廟、祠堂這些老建筑,連連說十分惋惜。

夫妻情意深

建庵感后人

永法寺是老街唯一留下的佛教建筑。木匠將建設的時間與名字,刻在雀替(放在柱子上端用來與柱子共同承受上部壓力的物件)內側,用文字記錄了寺院的過去。

該寺始建于1644年,是御醫孟熊后裔孟廷浩建造,至今已有375年歷史。清道光年間經擴建,先后共有殿堂、廂房、僧舍18間,建筑面積1500多平方米,并有誦經、說法的場地,是蘇孟鄉以及金華佛教信徒的朝拜修行之地。

光緒《金華縣志》載:“孟熊任醫藥訓科,精針灸點穴,不拘常法,往往奇中,熊后,其法少有知之者。”

孟熊是明代醫術高超的御醫,人稱孟醫官。相傳,宮中娘娘生怪病,很多御醫束手無策。經過望聞問切,孟熊診斷為娘娘是“下口生毒瘤”。他把娘娘叫到他特制的一把椅子邊,請娘娘上座,并事先吩咐宮女,在娘娘往下坐的一剎那往娘娘肩上摁,使娘娘迅速下坐。這一坐,娘娘下身流血不止,昏死過去。皇上得知此事,下旨將孟熊滿門抄斬。孟熊家眷聞訊外逃,先在義烏落腳,最后到金華南邊二十六都蘇宅附近定居,取名孟宅。

再說昏死過去的娘娘幾個時辰后悠悠醒轉,經過調養,身體很快恢復。原來孟熊在特制的椅子中間插一枚針,當娘娘坐下時,針剛好把毒瘤刺破,治好了娘娘的怪病。多年后,深深懊悔錯殺孟熊的皇帝查問其后人何在。有人報稱,住在金華府南面蘇宅附近的孟宅。皇帝說,什么蘇宅、孟宅,統稱為蘇孟豈不省事。從此,蘇宅、孟宅就統稱為蘇孟。

孟熊平反昭雪,可他的妻子卻忘不了夫妻恩情,經常夢見與孟熊相會,抑郁而死。孟熊后人孟廷浩常夢見太婆淚痕滿面,于是建造了一座永發庵。永發庵前后兩進,保存狀況良好,上世紀80年代,根據相關部門建議,改稱永法寺,現為金華市文物保護點。

永法寺大量建筑在“文革”期間被毀,只留下了一座四合院落。蘇孟鄉對這座300余年的永法寺進行保護修繕,如今仍有兩名主持方丈在這里誦經,迎接來自五湖四海的信徒。

“三社”與老店

糧倉在鄉間

吳兆貴老人回憶起曾經老街的繁華,當鋪、集市和人家,商鋪林立熱鬧非凡,這里可以說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政治、文化、經濟中心。在老街上,有過賣酒、賣肉、賣豆腐的“張裕昌”店鋪,還有過賣百貨的“孟始達”店鋪。走在這條窄窄的石子路上,仿佛還能透過時空看見當時叫賣交易的場景。

也正是這條老街,解放前后成為南山一帶老百姓從鄉下進城的必經之路。蘇孟鄉這片土地從原金華縣華南鄉更名為秋都鄉,再到清湖鄉、城婺大鄉,經歷了多次行政區劃范圍的變更。吳兆貴老人就在1952年這一年任清湖鄉鄉長。

1953年,供銷社、信用社和人民公社在老街上建立起來,1958年又轉移到了蘇延路上。蘇孟村村支書張早軍回憶說,供銷社是一幢十分漂亮的二層樓房,磚木結構,后來這幢樓房變為民居,2014年毀于一場大火。廢墟經過整治,成為一個小廣場,老街居民常在這里乘涼、活動。

沿著老街一直走,張早軍帶著記者來到了村里水塘邊的一處燈光小球場,他告訴記者,這里是蘇孟村大水車的舊址。蘇孟鄉曾有四個大水車,聚引溪水,帶動水斗,連動木椎擺動沖臼,用來加工稻谷。每年秋收后,蘇孟、安地等地的農戶都會帶著糧食來到這里加工。

水渠煥新生

老街又重現

老街盡頭就是蘇孟鄉的中干渠,中干渠起自梅溪鐵堰,流經蘇孟、木杓塘、塘上、清江塘,終入湖海塘。水渠旁邊是一個美麗的水景公園,引入溪水潺潺、搭建廊橋景觀,成為了居民休息娛樂的好場所。溪水清澈見底,兩側有步行臺階向下,有村民正光著腳在溪里摸螺螄、抓魚。

這里曾經是蘇孟水力發電站的舊址。發電站于1957年建成,是最早由國家投資建設的水利工程之一。發電站建成時有13國的工程師來此參觀,蘇孟鄉也因此通上了電。

隨著蘇孟鄉蘇延路、蘇新路的拓寬和建設,蘇孟老街逐漸喪失了主干道的地位,成為民房之間的一條景觀道路。如今的老街經過了修整規劃,路面用青石板、鵝卵石鋪設,平添了幾分古韻。

2017年,蘇孟鄉經過一系列提檔升級工程,逐步建設完成文化墻、中心廣場改造、永法街道路改造、蘇新路立面改造、金安公路立面改造、路燈亮化工程等項目,廣受村民好評。如今,兩條主干道蘇延路、蘇新路與蘇孟老街平行守望,道路兩旁是嶄新挺拔的新建筑,超市商店、菜場果鋪、理發店和小吃店分布在道路兩旁,車來車往帶來的是蘇孟鄉新的繁華。

吳兆貴老人動情地說:“老街還是那條老街,我人老了,記性也不好了,只希望老街的故事還能繼續相傳下去,像我從父輩那里聽說那樣,像我跟你們說那樣。”

來源: 作者: 責任編輯:蘇宣萌
關鍵詞: 蘇孟 老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