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印象金華 > 發現 > 正文

金華古城:千年城池 鎖鑰之地 人文薈萃

提示: 八詠樓、侍王府、水門巷、熙春巷、鼓樓里、保寧門……遺跡點點的金華古城,被南宋詞人李清照的千古名句,鎖住了時光里最美的一道影子。

“水通南國三千里,氣壓江城十四州。”

八詠樓、侍王府、水門巷、熙春巷、鼓樓里、保寧門……遺跡點點的金華古城,被南宋詞人李清照的千古名句,鎖住了時光里最美的一道影子。

光陰靜默不語,歲月年年有痕。

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,金華城鳳凰涅槃、拔節生長,然而,城區中心金華古城的素年錦時卻依稀可辨。

站在公元2019年初秋的陽光里,俯瞰這座基本保持著唐代建筑格局和肌理的古子城,1800多年的流光倏忽而過,千古風流、朝代更替、人文薈萃,那些漸行漸遠的過往,都湮沒在這古老巷陌的一片片黛瓦、一塊塊城磚里。

金華,是浙江至今遺有府城、子城的城市之一。金華古子城前有婺水西流,后有北山蜿蜒至大洪山余脈,是三江交匯的水運樞紐,占據著金衢盆地的中心位置。自古以來,金華古城既是兵家必爭的鎖鑰之地,又是人文薈萃的傳習之所。金華古城布局結構遵循古制,自然又不失規整,是金華這座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歷史街區。

東漢設縣,三國分郡,隋代建州。

位于浙江之心的金華古城故事,便從這一座城池開始……

一座城池,看盡多少王朝興衰

金華現存的古城,為什么叫古子城?

古代中國,城市有城郭之分。《吳越春秋》中記載:“諸城以衛君,筑郭以衛民。”

城:也稱子城、內城、闕城,是古代州府城市或地區統治中心城市中衙署等行政領導機構所在地。周圍常筑以城墻,一般多在郭(大城)之內。

郭:即羅城、外城、國城,指子城外的大城。

而今我們所見的金華古子城,就是一座內城,是金華古代府署、文廟、寺院等設施的聚集地,是金華歷代的政治、文化、軍事中心,是金華的城市之根,歷史文化積淀極為深厚。古子城內不僅有太平天國侍王府、八詠樓等國家和省級文保單位5處,還有永康考寓等市級文保單位6處,文保點和歷史建筑等43處。

史載,現金華區域于東漢獻帝初平三年(192)建長山縣,三國吳寶鼎元年(266)分會稽郡,西部置東陽郡,隋開皇十三年(593)改東陽郡為婺州,唐開元年間(713—740)遷郡治到現古子城一帶,筑城防,修建婺州城。婺州城周長約四里,約呈方形,東至現熙春巷一帶,西至酒坊巷,南至今八詠路,北至將軍路。

晚唐光化三年(900),后梁錢镠率軍攻婺州城,推翻唐皇朝在婺州的統治。公元907年,因城市發展需要,婺州城向東西擴建,形成府城格局,將舊城包圍在內,舊城改稱子城。

據《光緒縣志》記載,婺州城當時的城墻周長為九里一百步(大約4700米),高有一丈五尺(5米),厚二丈八尺(9.5米)。此后,古城建制表現出明顯的防御優勢,總體呈不規則的長方形,南北長,東西短,城南臨婺江,以大江為險,城北靠北山,以連綿群山為屏,東西都有高坡,易筑防。

到了北宋宣和四年間(1122),知州范之才組織百姓重建金華城池,擴城周圍達十里,基寬三丈,高六丈。

元順帝至元年間(1335—1340),得統治者令,婺州古城墻盡毀。元順帝至正十二年(1352),廉訪副使伯嘉納等在舊址處重修城池。城墻周長達一萬七千七百九十二尺(約6公里),厚二丈有四尺,高二丈二尺(約8米)。城東、北、西三面挖有寬約五十尺(20米),深一丈六尺(5米余)的護城河,全長八千六百二十五尺(約2.9公里)。護城河上架有吊橋,以便于城內人出入通行及城防工事。橋頭有石壩作阻攔。史載城墻新建從元順帝至正十二年(1352)春閏三月開始,到秋天七月完工,十月開始挖護城河,次年五月全部完工。

自此,婺州古城范圍基本定型,南臨婺江,西至新華街一帶,北至人民東路一帶,東至東市街一帶,由通園溪等引水灌入挖鑿的護城河。

一圍城墻,凝結多少英雄血淚

古婺城墻歷經戰火洗禮,朝代更迭,屢毀屢建。

翻開金華府城歷史,可以看到,金華城最早的城墻是在1100多年前建造的。

史載,唐開元年間,婺州州治遷徙今址。州治城墻,由吳越王錢镠于唐昭宗天復三年(903)四月授命始建成,后梁開平元年四月(907)建婺州城,并筑有子城(即今東市街以西,八詠路以北,酒坊巷以東,將軍路以南的坡地上),周圍約四里。子城有四門,南為保寧門(在今鼓樓里出八詠路口,2004年已重建),東為熙春門(在今小井巷通東市街口),西為桐樹門(在今八詠樓西側),北為金華門(在今鼓樓里出將軍路口)。

元順帝至元年間古城墻盡廢。元至正十二年(1352)在舊址上重建城墻。明清時期,金華城墻多次修筑。清順治十四年(1657)修繕府城,置垛2554處,敵臺15座,廬50間以守望。城墻修筑后,有“兩浙城池唯婺為首”之譽。

作為主要的防御工事,城墻砌筑多就地取材。2000年,在金華東市街橋頭舊房拆遷過程中,清風龍頭山坡西側起始處,南距已修復的赤松門城墻碼頭豁口約12米處,發現過一堵紅銅色的本地紅砂巖條石堆砌的殘墻。由此,后人就有了“銅金華,鐵衢州”的說法。城墻上常建有齒狀的矮墻,即“女墻”,也稱“垛子”。女墻頂上有向外張開的梯形孔洞,既可為守城軍士提供掩護,又可作為射箭放炮的出口,易守難攻。

因御敵所需,婺城外城墻比子城墻更為高聳、厚實且牢固。城墻中都設有若干城門。子城城門較寬大恢弘,便于城內百姓通行及相關儀式陣仗的鋪陳。外城的城門則較窄小。每個外城門上通常建有一座二層城樓,作戰時作瞭望、守城殺敵之用。傳說在護城河邊城墻上還筑屋36間,供巡城士兵休息、住宿之用。

婺城墻也曾損于水患。嚴榮在《捐修金華府城墻》碑記中,記錄了清嘉慶七年,金華遇特大水患,金華知府嚴榮和鄉紳方廷玉發起捐修金華府城墻的義舉。清光緒八年(1882),知府鄒仁溥重修旌孝門迤南至迎恩門一段。清光緒十二年(1886),知府陳文騄繼續重修自迎恩門迤北至旌孝門一段。各段城墻的基寬、高度和面廣不等,歷代度量單位所指向的具體長度亦有所不同。

民國二十六年(1937)起,金華連遭日本侵華飛機轟炸。1938年12月10日,為防空和便于居民疏散,金華古城墻先后被拆,今僅存宏濟橋頭、明月樓、白蓮巷北、高坡巷等幾處遺址,較大的古建筑也僅存侍王府、八詠樓、天寧寺、府城隍廟、明月樓等,現通遠門一段為1995年新修。

古子城歷經千年滄桑,飽經戰爭摧殘以及城市化建設的影響,整體格局受到了一定破壞,但仍然有眾多的歷史文化遺跡得到了較好的保留。

一道城門,歷經多少沙場征戰

原婺州子城有四個城門,北為金華門,東為熙春門,南為保寧門,西為桐樹門,今八詠樓內還留有保寧門的遺址。

歷朝歷代,婺城外城門變化較大,屢開屢閉,元代曾有11個城門。據史料記載,清道光三年(1823),在廢圮的古子城地域,尚可見保寧門和桐樹門遺址。清光緒十九年(1893)八月重新測量,全城長一千七百零五丈八尺,高二丈三尺許,基寬近三丈,面廣九尺五寸左右。

古代多行水路,城門作為出入必經通道,有其特殊的意義。所以,婺州府城門常以其通航方向或功用命名。東北有義烏門,在旌孝街附近,因宋時女子剁手救父、百姓裱其旌孝而得名旌孝門;東南有赤松門,在東市街一帶,又稱梅花門;南邊八詠樓下有八詠門,舊名玄暢門;往西有清波門,俗稱柴埠門,在今艾青紀念館附近;再往西有水門,又稱長仙門,在今御江帝景附近,附近有明代閩商建的天妃宮;另有通遠門,俗稱望門,通往金華小碼頭;府城西有蘭溪門,是金華通蘭溪的主要出口,又稱迎恩門;西北為天皇門,又稱天柱門。

太平盛世,出入城門暢通無阻。而在冷兵器時代的亂世,城門卻是守城的險要之地。到了熱兵器時代,城門早已形同虛設,門洞尚存,用于閉戶的城門卻不見蹤影。砌筑外城后,府城門承擔了主要防御任務。赤松門、旌孝門、通遠門和蘭溪門,百姓通行頻繁,且便于大批人馬登陸,城門形制為甕城,又稱月城,即設有里外大小兩扇城門,都安裝有“千斤閘”。戰時敵軍攻入小城門而未能穿過大城門,守城將士從兩邊放下“千斤閘”,便可把進犯者困在其中,做“甕中捉鱉”之局。

然而,常遇春卻是這甕城之計的破局者。傳說元至正十八年(1358)十二月,朱元璋率大軍攻婺城,命部將常遇春攻打梅花門。婺城內元軍鎮守嚴密,城門緊閉,每天只放少量能說金華方言的人進出。常遇春的部隊到婺州后駐扎在赤松山的赤松宮(時稱寶積觀)里,赤松宮內16名道士假扮赤松山民,挑著柴炭先一天進入婺城內作為內應,又請二仙橋村民以給城內送饅頭、下芳埠村民給城內送豆腐之名叫開梅花門,常遇春率部一擁而上,放下橋板,頂開城門。緊急時分,元兵從赤松樓上放下千斤閘試圖阻止大軍入城。千鈞一發之際,常遇春用雙手托著千斤閘讓部下沖入城內,又令大軍立即放炮為號。這時,先一天入城的16名道士在大洪山、明月樓、慶豐樓等處堆起柴炭點燃大火。元軍內憂外患,朱元璋才得以攻入婺城。

一蓑煙雨,氤氳多少樓臺詩意

在城防中,城樓起到了關鍵作用,如婺州府城赤松門上有赤松樓,雙溪門上有雙溪樓,鎮東門上有鎮東樓,通遠門上有望樓等。

相傳,婺州城樓中常筑房七間,供守城及夜巡將士居住,近水的城樓連接吊橋。戰事緊急,城門緊閉,將士們從城樓上放下一只吊籃進出城,傳遞戰況。遇敵攻城,將士們拉起吊橋倒扣在城樓上,一來阻斷敵軍進路,二來加固城門防守。

位于今保寧門位置的鎮東樓就是當時典型的城樓。抗戰前,鎮東樓尚存殘損城樓景觀,樓內有一口直徑約1.5米的銅鐘,外有鐵柵欄,有門可登城俯瞰婺江。當時的城墻高約8米,城門洞高4米,路寬3米,城門兩側留有灰色青磚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鎮東樓城門洞已無存。

到了安平盛世,城池轉危為安,城樓則顯出另一番風貌。宋時呂祖謙就曾在游赤松門時留下《城樓》詩一首:“城峻先迎月,簾疏不隔風。棋聲傳下界,雁影沒長空。島嶼秋光里,樓臺海氣中。登臨故待晚,甬外夕陽紅。”

除城樓之外,城墻上還建有觀天、望景的亭臺樓閣,多建在子城墻上,如子城北城墻上就有翠微樓、金華樓、仁風堂、披仙臺,子城南城墻上有譙樓。

雙溪樓始建于宋政和年間,于宋紹興十四年重修。繁華落盡,霜月清冷,卻道似曾相識,千百年來,無數文人騷客、鐵血將士飽蘸人世悲歡,寫下傳世詩篇。

北宋元豐年間,婺州知州、范仲淹的侄子范純誠曾在州衙正寢之北子城上建翠微樓,后婺州節度使、其曾孫范直忠重修婺州城墻及翠微樓。

宋代文風鼎盛,審美藝術空前發展,后南宋遷都臨安,帶動江浙一帶經濟與文化繁榮。這個時期,婺城新建名樓較多,如南宋淳熙元年始建的仁風堂,婺州城南、宋嘉泰初始建的稽鼓閣,婺城西北縣治后園內、南宋年間始建的清燕閣,位于子城東隅、宋熙寧年間始建的極目亭,北宋元祐年間始建的譙樓等,其中不乏名家手筆。

極目亭又名雙溪亭,北宋政和初改名“疊嶂”,南宋紹興年間重建,可極目婺南雙溪,遠眺覆釜仙源,更名為“極目亭”。南宋淳熙年間擴建翻新,留下郡守周彥廣及米芾、陸游、葉夢得、韓元吉、樓鑰等人的墨跡,傳有《極目亭詩集》。

婺城西南、酒坊巷東側還有一座三層高的明遠樓,是貢院主樓。當時周遭建筑一律不得高于此樓。明遠樓底層四面為門,樓上兩層四面皆窗,站在樓上可一覽貢院,號令和指揮全考場。

一段傳說,謳歌多少鐵血忠烈

千年婺城,多少人與事。一個個身影從泛黃的史冊中走來,讓后世欷歔感喟……

婺城清波門外原有一座忠烈祠,是清乾隆皇帝為表彰明末兵部尚書朱大典殉難所建。

朱大典(1581—1645),字延之,號未孩,婺城長山人,自幼勤讀詩書,習練武藝。后朱大典于明萬歷四十四年(1616)中進士,任章丘知縣;于天啟二年(1622年)升兵科給事中。因反對宦官魏忠賢黨,五年出任福建副使;抵御“紅毛番”侵擾有功,晉右參政。丁父憂,歸隱金華北山鹿田書院讀書。

崇禎三年(1630),朱大典官復原職;五年,累官至山東巡撫;因平定孔有德等兵變有功,六年,升兵部右侍郎;八年,農民起義軍興,朝廷命朱大典總督漕運兼巡撫廬、鳳、淮、揚四郡,移鎮鳳陽。此后,朱大典坐失州郡,一再貶官。十四年,朱大典受命總督江北及河南、湖廣軍務,仍坐鎮鳳陽。

在這期間,適逢許都圍金華,朱大典的兒子朱萬化募健兒抵御。不久,京師陷落,福王在南京登基。朱大典結交馬士英、阮大鋮,受召為兵部尚書,總督上江軍務。

清兵破南京,福王被擒。朱大典回婺州,據城固守。魯王監國,任命朱大典為文華殿大學士,建行臺督師,轄金華、蘭溪、湯溪、浦江四縣。唐王立于福建,朱大典任東閣大學士,督師如舊。

清兵下浙東,過安吉,阮大鋮隨即降清。阮大鋮又馳書信力勸朱大典倒戈,朱大典見信大怒,憤然裂書,令殺招撫使,誓與婺城同在。

清兵圍攻婺城,城墻崩毀。朱萬化帶兵在旌孝街三清宮和關帝廟前與清兵浴血奮戰,重傷而亡。朱大典急命家中婦女先入井自殉,后自攜火繩與部將、子孫、館師、隨從環坐在八詠樓下火藥庫中,親自點火自焚。火藥庫爆炸如發地震,清兵反走辟易,多自相踐踏而死。朱大典全家男女22人均殉難。城陷后,清兵屠城。

乾隆四十二年(1777),清廷賜謚朱大典為“烈愍公”,并在金華通濟橋北的雙溪驛前,建造了一座高10米四柱的青石牌坊,橫額上勒刻“表海崇勛” 四個大字。

時光再倒退數百年,同一片土地上,曾出現過一個讓位求和的君主。梁開平元年(907)五月,太祖朱溫封錢镠為吳越國王。吳越國經三代五世王,歷時50多年,相傳府治內耐寒軒兩株千年古柏,即為錢镠為祝母親生日而植。吳越時期北方連年戰亂,婺州和江南諸郡在錢镠的統治下,百姓安居樂業。到吳越錢弦俶時,他審時度勢,將江山拱手相讓于宋太祖趙匡胤,故王朝順利更替,婺城平安無戰事。

參考資料:《康熙金華府志》 《光緒金華縣志》

蔣金治、朱麗倩《金華古城文化考略》

來源: 作者: 責任編輯:蘇宣萌